電傳媒 Loading

阿喀郎‧汗化身一次大戰印度士兵 封箱獨舞《陌生人》直面歷史傷痕

Posted On By 廖 宥婷

【記者廖宥婷/台中報導】被譽為當代舞壇最傳奇的說書人,英國編舞家阿喀郎‧汗(Akram Knam)不斷以風格獨特的動人作品引起國際舞壇關注。他以參與一次大戰印度士兵為主題的獨舞《陌生人》,甫獲得今年的勞倫斯‧奧利佛獎舞蹈傑出成就獎,將在10月26、27日於臺中國家歌劇院演出。阿喀郎表示,做為自己個人獨舞生涯最後一支作品,他選擇將焦點放在對世界的關懷,以《陌生人》敘說隱藏在戰爭傷痕下的故事,「為了理解未來,我們需要重新理解過去。」

阿喀郎生於英國,父母來自孟加拉,融合自幼學習印度傳統卡達克舞(Kathak)與西方當代舞蹈,創造出獨特的風格,橫掃歐洲各大舞蹈獎項,在世界舞壇上別樹一幟,也引起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注意,早在2002年就受林懷民之邀,來臺參加「新舞風」系列。許多臺灣優秀舞者皆與他合作過,包括許芳宜、曾為舞團團員的林燕卿、吳承恩及現任團員簡晶瀅都與阿喀郎有亮眼的合作。臺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表示,阿喀郎與臺灣關係非常深厚,每一次的作品都為臺灣觀眾帶來強烈且動人的感受。

2014年,一次大戰爆發百年紀念,阿喀郎受英國「14-18 NOW」計畫委託創作,以一次大戰的當代意義為題進行創作。阿喀郎與創作團隊歷經兩年多的考察、研究,挖掘出潛藏在「白人觀點」之下的史實:百年前的印度以英國殖民地的身分,曾經徵召了140萬多名士兵,派往歐洲、東非戰場。然而印度士兵卻受到差別待遇,戰功不受承認,生還者也被遺忘,成為被歷史洪流吞沒的「他者」。

創作團隊從印度士兵的書信中找到靈感,召喚歷史的幽靈來述說另一種觀點的戰爭:被捲入別的國家之間的戰爭,其結果卻要個人的身心來承擔。阿喀郎以嫻熟的技巧,以及現場樂手演奏、聲響、燈光和具有象徵性的舞台,描繪一名印度舞者歷經戰爭回到家鄉,但戰爭的記憶卻始終如影隨形,既不是英國人,也不屬於印度,所以阿喀郎以希臘文XENOS來命名舞作,意為外來者、異鄉人。

阿喀郎運用卡達克舞和西方當代舞蹈語彙的手法純熟,敘事細膩,《陌生人》也展現了阿喀郎對當代社會與身分認同的關切。阿喀郎自言《陌生人》是他最貼近作為藝術家的個人旅程,長期和阿喀郎合作的戲劇顧問露絲.利特爾(Ruth Little)表示:「阿喀郎的身體展現了非常貼近人的強大力量,以毫無掩飾的動作敘說這個感動人心的故事。」

廖 宥婷
yuio804325@gmail.com

發表迴響